作者自述: 我们的乡情与乡愁即来自于这种根脉,这是一种文化基因,温暖、丰盈、绵长而宝贵。然而,我们更应该弄清楚的是:乡情与乡愁,不是固守原始和传统的东西,它应该是我们昨天的财富,今日的灵魂,未来的方向。它更是我们当代生活中的一种权利,一种底色,一种态度,一种追求,一种生生不息的天中话语。

《吾乡吾民》拍摄时间跨度20多年,包括上个世纪90年代以及21世纪初改革开放后社会、经济、文化加速与高速变革、发展时期。这一时期,作为农业大区(大市)的驻马店市,其传统的农业耕作生产方式及农村生活方式在整个时代大背景下,迅速被现代化、机械化、城镇化和工业化所冲击、所融合、所瓦解、直至所取代。“三农”世界,无论从意识、精神、价值观,还是生产力都在顺势而为,发生了历史性剧变。正是这个剧变的时代,千姿百态的世界里,摄影发挥了它记录的最基本功能,也实现了我关注、观察、思考这片浑厚而灵动的土地,及其子民们的最终诉求。《吾乡吾民》属于个人书写,个体表达以及自我洞察,又含公共话语、大众视野,民间情怀。在这里,我最看重的是“我”、“乡”、“民”三者之间相互的血肉关联,同时它又是我敬奉昨日历史的一份祭礼,献给天中大地与父老的一段心曲。
1/332016,驿城
2/332016,汝南
3/332016,泌阳
4/332016,泌阳
5/332015,驿城
6/332013,确山
7/332015,驿城
8/332013,确山
9/332013,确山
10/332013,确山
11/332013,确山
12/332013,确山
13/332013,确山
14/332013,确山
15/332013,确山
16/332015,确山
17/332015,确山
18/332015,确山
19/332010,泌阳
20/332010,泌阳
21/332010,泌阳
22/332010,泌阳
23/332010,泌阳
24/332016,驿城
25/332016,驿城
26/332016,驿城
27/332016,驿城
28/332016,驿城
29/332016,驿城
30/332016,驿城
31/332014,确山
32/332014,确山
33/332014,确山
评论区
最新评论